贵松衫yu

是et。磕水仙。没了。

飒卷/

是个。极速摸鱼

很奇怪的东西)我流飒卷。?


与其说温存不如说是披着层糖衣的撕扯。房间里弥漫着丝丝粘腻的味道,最为明显的则是空气中不可忽视的一股血腥气——

卷挑起的战斗。他从来善于激起对方暴虐的征服欲。

立风小心翼翼触碰他嘴唇时,他毫不留情的咬了下去。寻着对方吃痛停滞的刹那将血迹晕开,尝着锈味挑衅着。

“不敢上就滚下去啊。”

立风抬眸。唇舌间的血腥让他疲于持着小心翼翼的顾虑——身下的人远比他疯狂的多。他卸下了笑容、温和等所有对侵略性的掩饰,无所顾忌的陷入这场彼此征服的斗争。只来得及含含糊糊地在卷的耳边念一句。

“别晕过去。”


壳卷/世界的琥珀

深夜短打1k1脑洞扩充读着不顺欢迎打我)






世界末日。

动作逐渐变的缓慢了,感官上似乎有一点错乱。像是知觉与意识的齿轮的咬合出了问题,有种即将被碾碎的崩坏感。


意外的,两个人从凌晨就起来了,壳从橱柜里找出两袋奶香味的手撕面包。

简单的早餐过后,这两个人意外却默契地挑选起自己的装扮,沉寂几乎将今天渲染成一部寂寞的哑剧。

没有声音。

卷盯着壳看了一会儿,视线从他的眼和唇上滑过,看过了脖颈,最终停在带着青筋的手臂上。末了,转头去看天空。

无言的十几分钟过后,两个人以雷同的样子对面站着。

没有装饰品,没有繁琐的妆容。

最好却最平常的状态,带着初见时一点点青涩的稚嫩。穿着最早买的一套同样款式的黑白套,相视一笑。

壳开了辆红色的越野车,往城郊的山那边去。

他们俩大多时间宅在家里,兴许连生活的城市都没看过几眼,却好像无比熟悉往山那边去的那条路,过了几个景点,到了盘山道。

像是很久很久之前铭记于心的约定和誓言。当世界末日来临时,无声的遵守。

卷依稀能听见山谷间风的呼啸,在遥远的距离间被压下的时间碾碎了,只有一点点凄冷的碎片刮过脸颊。

一路上走走停停。一棵山崖上的草,一朵凝固冰层一样的云,一只在山间缓缓挥动翅膀也不掉下去的鸟,在末日时有着别样的美感。

盘山道似乎也没有那么长,在太阳即将落山时刚好到了山顶。


他们的车上只有一张毛毯、3瓶水、2个面包,和一个做工精致的机械钟表。

坐在悬崖边,面对着夕阳。无论是正在毁灭的世界,还是眼前的深渊,似乎都不足以造成恐惧了。


“我是不是应该说几句情话?”壳突然问。当晚霞打在他们坐着的位置,世界的逐渐褪色开始肉眼可见。

可他依旧美。壳想。

“没必要吧。”卷笑着说。

天空完全变成暗紫色的时候,其实已经看不大出来,只是凭少数的经验,想着,这个时候的天空应该是暗紫。

其实都是黑白的样子。

卷扭头,看着身边的人。他们黑白色的衣服和早上时似乎没什么差别,只是越来越看不出衣服和身体颜色的差异了。


“是不是快结束了?”卷问。

很近的距离,声音却要很久才能传过去。

感官上的。

“嗯。”

“我有告诉过你,其实你是我的初恋吗?”卷脸上缓缓漫开了笑意,带着点不堪回首的尴尬。

“没有,但是能看出来了。”壳搭上他的手,同样笑着说。

岁月不能奈他们何,一副笑颜与初见无差。

“啧…”

“好啦。”

一句句的念叨着,将曾经护着自己的蚕丝一层层拆开。

先前那些看似老练却藏着不安的动作,卷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没露馅,让壳有些失笑。

壳慢慢给他数着,当时他那些下意识的小动作。

直到指针指向11:58

“别说啦,听着好奇怪的”卷的耳尖色深了些,可惜此时看不出红了。壳有些可惜。

他住了嘴,笑的像个小孩子,拉起卷的手将他拉进了些。

干了件最初告白时干过的事。

死死地、紧张地,盯着他看。

当指针马上贴向12:00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吻了上去。


他的手环上他脖颈,一双眼依稀看的出笑意。

而后,世界永远静止了。


跟个风x
大概意会一下。我都可。

一面天使 一面魔鬼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get到同一个点——
*有调色

飒卷/s和花卷儿

全文1k2+飒卷日常向小甜饼

灵感源于生活xxxxxx

食用愉快。

  

        暑假,7月末。

  炎热的夏天中似乎很容易烦躁起来,初夏秋初被笔墨描绘的动听的蝉鸣也刺耳了些,似乎逐渐升高的温度将人的思绪也掀起,隐秘或坦然的爱意发酵成甜蜜的果酒,尝一口便要腻死了。

  但即便卷儿家里的空调开了十几度,也不影响一些黏黏糊糊的小动作愈演愈烈——比如立风时不时扯扯他的衣角、在他颈窝轻轻舔舐等情不自禁的亲密。

  每当这时候,一股酥麻就会从侧腰漫起,铺在全身,惹得卷想阻止却不敢动弹,只能轻声说几句,期盼着这人幡然醒悟放开他——不过几率很小就是了。

  

  “早安立风…今天隔壁那小孩要过来的,乖,放开。”卷轻轻拍了拍他缩着的肩膀提醒着。

  立风没动,含糊不清地闷在被子里说了什么,说话间的气息弄的卷又不敢动了。

  “什么…?”卷问。立风抬起点头半眯着眼没说话,嘴唇扁着往卷颈窝处蹭。卷儿隐约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了他在想什么。

  “你连小孩儿都醋啊怎么,”卷儿失笑,反抗着身上的酥麻感碰了碰他的唇,“好了,又不是不给你抱。”

     立风意犹未尽似的紧抱了好一会儿,终于松了手,掀眼充满怨念地看了卷儿一眼转头去抱枕头。

  

  隔壁的夫妻今天去郊区,临时把上初中的孩子交给卷儿照顾一上午。

  说早上8点半到,立风也知道,于是磨到8点20才让卷儿起床,搞的卷儿刚换好衣服整理完一团混战的客厅那孩子便来了。

  立风扒在门边偷偷看了眼卷儿和那小孩说话的身影,回屋里将睡衣换了出来收拾依旧混乱的客厅,顺带去切了两个芒果来。

  “卷卷哥,你会做二次函数的应用题吗?”他听见那小孩问。回忆了一下似乎有点印象,于是放下芒果也没走,在旁边躺椅上瘫着听。

  

  卷儿似乎试图给他举例子讲,回头看了一眼立风来了个灵感,于是在纸上划拉几笔列了个表格:“s一天能吃一百个…”

  “花卷儿。”立风突然半阖着眼出声道,特地将“卷”的音读了个全。卷儿几乎是立马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移开视线。

  “唔好,花卷儿…”卷儿撇了撇嘴将这词读连起来,当做无事发生一样自然的讲下去,“s1分钟吃10个花卷儿,吃2分钟就饱了;如果每分钟少吃一个,吃3分钟才会饱;以此类推,s最多能吃多少花卷儿?”

  立风脑内建了坐标系推算下,似乎对结果表示了些许不满。

  “是求图像顶点么?”小孩问,拿着笔在白纸上划了个坐标系出来。

  “对,建系然后描点画图…”

  立风看着明明会做却要费劲地回忆书上话语的卷儿不禁失笑,连带着想着“花卷儿”的笑意,溺得他嘴角持续上扬。

  

  “唔…最后结果就是顶点横坐标,36个,”卷儿有点忍俊不禁,笑了,“s好能吃啊哈哈哈。”言罢还回头看了眼嘟嘴的立风。

  小孩也盯着这个结果看半天,嘴角有一点浅浅的弧度。正当卷儿犹豫自己这个数据是不是给的不好时,这小孩突然来了一句:

  “那这个s一定很喜欢吃花卷儿。”

  “卷”的音读的不上不下,两个心里有鬼的人听着,都烧着耳根笑了。

  立风起身走到书桌旁,将一盘芒果往桌里推了推,收拾了纸笔堆在一边,站在卷儿旁边时悄悄碰了碰他耳垂。

  “对,肯定很喜欢。”他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卷儿悄悄红着耳根拿起半个芒果塞到他嘴边,成功让立风闭了嘴。

  

  s肯定很喜欢花卷儿,非常非常喜欢。

  他爱他呀。

hcy148群像

是一个小群像x

可能不全,有特别想看的跟我说呀

这篇是正剧向的)可能还会写一个日常向

超级短的短打)







摘下眼镜的一瞬,他的目光似乎少了遮幕似的凛冽起来,顿时目之所及的光都凝在他眼睫,任何魑魅魍魉都无处躲避。当抬头时他好像才注意到外人的视线,敛了气势甜甜地一笑,嘴角勾着一点弧度面对他人,是把笑意做睥睨之势的掩护了。




但凡看见他必定是无甚表情的,若是少见的有事吸引了注意,抬眼也是斜睨着,视线汇成针样的,似乎不经意间就能夺人性命,让人都避之不及。唯有是看见那几个人和物时,目光才柔和下来,成了周身的丝绸,和缓却紧密的绕着。





他的笑带着极大的侵略性。一看见就像被蜜浸了似的让人无法产生敌意,好像任何带刺的念头都是潜在的伤害。而他本身的笑才是最利的刀刃,大多是不易察觉的,而少有,看到他不小心露出的肆意轻蔑的笑意,遍体鳞伤也跑不掉了。




立风便真像风似的飘忽不定,各式各样的遮罩一层层的盖着。并不是单纯的“多面性”,而是换一副面貌呈现给不同的人。他对自己极为了解,哪怕只是不经意敲桌面的一个小动作,也能被利用起来,成为俘获人心的工具,无论何时都游刃有余。




摆在高处,用寒冰雕的精致的鞘中利刃。他的情绪雪一样温和却淡然,收着剑锋但也足够应付麻烦。可望而不可即的刀尖却是展露给最熟悉的人的,带着致命的针对性却只留下细小的伤口,便是他隐晦不安的示好。




不掩饰甚至不收敛自己的情绪。骨子里的教养与恶劣毫不矛盾,他是会一边挑衅一边替人处理伤口的。当从引以为傲的高处降下时,哪怕陷入劣势也只是示弱,寻着机会定会将对方撕咬殆尽,让其性命为短暂缺失的一点骄傲殉葬。




他的温和不是掩饰,而是习惯了以善意迎着世界。事事都征求他人的意见,确定的事却固执不变,只要处在冷静的状态必定是位好的领导者。只可惜偶尔会像个冷静温柔的疯子,平静地做出常人无法接受的可怕事情,让人没法对他放心。




永远不收敛、不改变,满溢的傲意和沉重的负担让他习惯了俯瞰。对情绪的不在意几乎到了冷漠的地步,甚至连自己偶尔的感情都会忽视。他似乎只凭着一份对生的莫名执着向上攀爬着,任何旁枝末叶都被视作累赘。


主唱

耀眼。他活的随意,似乎没有什么能绊住他向上的脚步,不被动停留却会主动回头,将走过的地方再看一遍,愈发坚定地向上。不知不觉的活成了最令人向往的样子,像迷茫中远方的一点柔光,不需言语,便让人不由自主的追逐。待他的光照在身上,谁都不肯离开、不敢靠近,只是结成了一层透明的屏障,散播着他的光,护着他不受伤。


想写个hcy148的群像…。写完两个了。加油。


飒卷/台前台后

*飒卷双情场老手

*酒吧夜店

*一点点看不出来的魔主

*摸鱼短打1k左右,不好吃别打我




  深夜,酒吧。


  这夜的酒吧驻唱似乎和相好幽会去了,老板没管他俩。待客人陆陆续续地来多了,抗议声太大,才不得已拉了调酒师来。

  立风。

  这人穿的随性的很,没有主唱的服装那么特别、抓人眼球,只是一身黑,衬衫的领子不安分的翻着,扣子也随意地散开,穿在这人身上,倒有种慵懒的随性。

  看他面色无大变动,从吧台被邻上台时懒意却愈加明显,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不时往吧台上瞟,大有“你不把我酒拿来我就不唱”的意思。


  刚把人拽上去的丸总一脸冷漠表示:我还有工作,告辞。


  卷儿等了半天没等着歌声,抬眼看过去,就对上立风无声提着要求的目光,心中好笑,到吧台前端起装着淡蓝鸡尾酒的高脚杯,颇为轻松自如的递给立风,收获了一个不甚明显的飞吻。

  卷儿轻笑。

  “先说好,”立风清净慵懒的声音在酒吧里不大不小,像什么咒语一样将乱糟糟的声音压下一半,“今天我是充数的,3首歌,主唱要不回来你们去谴责他,我调酒去。”

  声音很干净,蛮好听的。卷儿轻轻碰上自己耳廓,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

  


  立风的歌不像主唱,炸场子炸的厉害,他似乎偏爱些辽阔或隐秘的调子,待最后一首时,恶趣味才露出点头。

  “寒鸦少年。”

  卷儿倚坐在吧台边,眯着一双眼看着台上的人,眸中兴味愈深。

  看他一些状似不经意的小动作,例如偷偷地眯下眼,不时地眼波流转,就会发现这人看上去又纯又欲,心里对他人怎么想的清楚的很,自己哪个动作能撩到人,全都一清二楚。

  卷儿支着脑袋看他,嘴角噙着抹轻笑,视线与他相接的一瞬,立风的领子微开着,露出天鹅似的脖颈,似乎恶意稍露却毫无防备的样子。

  一首歌完,台下有些还沉在他随手开的一枪中无法自拔,这人却无情无义地下了台,向着吧台走去。

  卷儿笑,冲他招手。

  

  “立风…”卷儿眼微眯看着面前的人,胆大包天地将手搭上了他的肩。立风配合地靠近他,让卷儿下巴靠在他颈窝。

  他舌尖在卷儿耳垂轻轻过了一下,感觉到身上的人几乎僵直颤抖了一瞬,随即又挑衅似的用指甲戳戳他颈窝,笑意从眉间漫开。

  “叫什么名字?”他问。

  “卷儿…这儿人好多,你不觉得吗?”

  立风看了眼嘈杂的人群,轻笑着点点头,手臂环上他腰间:“台后没人…”

  卷儿没等他说完便快速在他唇角一吻,挣开腰间的臂朝台后走去。

        立风舔舔唇角残余的一丝水渍,不明显地眯眼笑着跟上去。

  

  台前一片纸醉金迷的嘈杂,台后却静的很。

        “卷儿…小心点,这儿是工作间哦。”

  除了房间里偶尔极轻而急促的呼吸喘息声。

  


壳卷/备考的学霸们到底在做什么

*胡编乱造小甜饼

*逻辑&知识点都瞎。别纠结

*cp壳卷,全文1k4+

*期末加油鸦。


  还有5天期末考试。

  但傲娇而沉迷恋爱的学霸绝不向复习妥协…!

  


  晚8:00。Y城最近下了不少雨,几乎每天早晚都能听见雨声。7楼的窗拉着帘子,透出一丝灯光来。卷儿刚做完手头的生物试卷,放下笔起身准备去拿点饮料喝。

  “嗡…”

  放在床头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卷儿拿着杯刚倒的桃汁从门边走回,划开锁屏。

  是壳啊。

  “喂?什么事情鸦?”卷儿吮了口果汁,笑问道。

  


  

  倒数4天,周六。

  昨天两人约好早上一起复习英语。一大早的,淅淅沥沥的雨还没停时,壳就站在卷家门前,犹豫着要不要按门铃。

  虽然卷昨晚说7点后来都可以,但按他以前的习惯还真不一定起了…壳想着,也没想出个结果来。

  壳拿出手机给卷发了条消息。

  [起了吗?]

  

  [起了的…你直接来就行,不是有钥匙嘛…]

  

  …嗯。壳盯着屏幕沉思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的确一直带着卷家的钥匙。从背包里的小袋中拿出钥匙,开开门便朝卧室走去。

  因为壳不太习惯和别人住一起,宿舍便也不太住的惯。只要不会忙太晚都是出来和卷住一块。

  

  “早安壳哥…”壳一开门,一股寒气铺面而来。卷儿把自己裹在被单里缩在床上,空调遥控器放在床头,开着5℃。

  壳没说话,径直走过去拿起遥控器关了空调。卷儿从被子里抬起头,嘟囔道:“你调高点就可以了,关掉做什么嘛。”

  壳转了下遥控器轻敲下他脑袋,随即放在了卷儿伸手够不到的桌上:“身体不要了,空调吹太久对身体不好。”

  卷从床上坐起来,把自己变成表情包以表达自己的不满,然后裹着被子起来拿书包,从包里拿出英语教辅。

  

  壳卷两人的成绩相差不大,擅长点却大相径庭。壳基础扎实的很,基本没因为小错失过分,该得的分都拿得稳稳的。卷却是主攻超纲题的主,每次都是为数不多的做出整张卷子的人,可惜答完卷就喜欢趴着,前面基础倒丢了几分。

  “唔…否定前移我记得我有整理…找找看。”卷儿在文件夹里翻着,翻出一张背面画着涂鸦的笔记纸,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了壳,“应该是这个…别笑!”

  壳看着上面依然幼稚的笔迹,嘴角忍不住上扬,接过笔记纸,转头从包里拿出一打白纸来塞到卷手上。

  卷:“??这是什么?”

  壳替他理了理,说道:“基础练习题,要是不想检查的话就只能练初次的准确度了。”

  卷心里知道是个好方法,但面上还是一脸抗拒,不情不愿地拿笔来写。

  他做题快,估计一打练习题下来就够壳吃透了否定前移那点东西。

  

  “延续性动词换错了。”壳突然说。

  卷小小地被吓了一下,抬眼去看壳,见他一脸正直只好收回视线去看上面的题。

  …好像buy应该换成have的,又写成keep了…卷吐了口气,划掉重新写。盯着那道题半天,总觉得不服气,于是用笔轻轻敲了壳的头一下,说:“不好好记知识点,看我干嘛。”

  壳没搭话,就笑着看他。

  我就看你了,怎么着?

  

  


  

  倒数第2天。

  马上就要考试的时候到底要做什么?

  两位学霸表示…

  

  到今天为止,壳就没什么紧急任务了,临考两天再拔也拔不上去,只要守着自己的基础拿好分,这次和卷的斗争就有胜算。

  卷就惨一些,这位学霸一向不需要拔高,倒是最基础的概念和背诵上常有偏差,导致到现在还在“临阵磨枪”。

  卷家里。

  空调开着,卷儿趴在床上拿着材料愁眉苦脸,壳坐在床边,时不时给他顺顺毛。

  于是因为显得太清闲而被卷命令去买冷饮。

  

  


  倒数第一天。

  到了这时候两人便不再复习了,8点就早早的在屋里缩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懒到不想说话时就静静地盯着对方,或者无声地玩个拇指游戏。

  晚上10:30,壳哥强制性的关了灯,勒令卷好好睡觉。

  “加油啊壳哥…”

  “加油。”

  


  

  两个人心怀鬼胎地睡着了。

  “要是这次考得比他高,就正式地告白吧。”

  


壳卷/出差太久男票不高兴了怎么办

*潦草摸鱼产物 

*1k+小甜饼

*ooc我的


        夏。

  晚上8点多,一身黑白的壳拖着个行李箱,跟着拥挤的人潮往出站口走。就是工作日这会儿车站也是人山人海一样的,地铁口和地上出口都挤的很。

  地铁估计是坐不得了…还是打个车回去吧,快一点。好不容易解决完工作早回一天,还是要赶在卷儿睡下前到家,以免打扰了他。

  顺便也检查下他有没有按时早睡。

  壳跟着人潮出了站口,往城区方向走了几站地,停在路边等着出租车来。

  

        待打到车,已经快10点了。壳只盼着早点到家。

  

  

  到小区门口,付完钱下了车,壳从后备箱里拿下行李,一路拖着往家里走去。到楼下时抬头看看,家里的灯是关着的。

  不过壳不觉得卷儿这会儿真的睡下了。这个小东西,多半是跑到里屋去玩,或者关了灯也不睡觉。

  他上楼,轻手轻脚地拿钥匙开门,又轻轻关上。将行李箱放在墙边。为了不发出声音把鞋脱了,只穿一双袜子,走到卧室门前悄悄摁下门把手…

  里面有光,一点点。

  他将门往内又推了些,不小心发出个“吱—”声,几乎瞬间,卷儿将手机关掉塞在枕头底下翻身掀起被子蒙住头整个蜷起来。

  关灯看手机,趴着,还蒙头。

  壳有点恼,往里走了几步。卷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身边的枕头向壳砸过去。壳一时没反应过来,正好被砸了个正着。

  壳打开灯。卷儿像个蚕宝宝一样缩在被子里,蜷成一个球,不过散开的头发还露了写出来。

     壳又往里走,上床揪着卷儿一绺头发轻轻拽了一下,看他又往里缩了点。

  “卷儿怎么还拿枕头砸人呢,好幼稚。”壳边笑边说,准备着一会儿把不该关灯看手机不该趴着睡觉不该拿被子蒙着头一类罪行好好数落个遍。

  “不好意思,屋里太黑没看清,以为是哪窜出来的登徒子呢。”卷儿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出来。

  

  壳突然想出了个新奇的搞事理由。

  

  “原来卷儿是随便逮个人就往人家身上扔枕头的啊…真是…哼哼…”壳哥一边慢慢地笑一边说。

  卷儿:??

  这又是怎么个情况??

  “不,不是,你等会儿…”

  “没事儿亲爱的,你慢慢说,”

  “哎,诶!撒手!”

  ……

  “别别碰!”

  “乖,别动。”

  ……

  ……

  ……

  “哈哈哈哈哈别碰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手住手哈哈哈哈哈…”

  ……

  对没错

  就是传说中

  世界上最难以忍受最不可理喻的恶魔刑罚!

  挠痒痒!

  

  “还敢不敢了?”

  “哈哈哈哈哈不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卷儿: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壳哥不闹他了,戳了戳他脑门,“关着灯看手机,眼睛要不要了?还趴着睡觉,还蒙头…对身体不好的……”

  啊

  老大爷壳

  又开始了

  卷儿心里无奈的很,可迫于壳哥的淫威,只能一句句地答应着。

  “早睡。”

  “行”

  “关了灯就好好睡觉,不要看手机”

  “好…”

  “睡觉不要趴着睡”

  “…行吧”你不也趴着睡吗。

  “你好敷衍啊,认真一点!”壳哥突然开始不要脸了,十分幼稚地各种求关注。

  

  …卷儿带着一点没收住的笑容无奈地看着壳,末了叹口气,凑过去在他额上亲了一下。

  “可以了嘛,三岁的壳壳小朋友。”